リュウセイコン

0℃下盛開的花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しあわせ

結果我回到台灣才有時間打這件事情。
想著這次我一定要來得及寫信,八月的時候我就沒時間寫給荒牧至今很後悔。
比起對荒牧單純地想要說喜歡他跟支持他,在想要跟大介說什麼的時候很煩考腦,只要我腦袋有空的時候就一直在構思。

先來說個去年的事,我從四月入坑,大概有半年的時間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是比較喜歡大介還是荒牧,剛好在總司的交接期(?)入坑是件很尷尬的事情。
黎明錄只看過轉播,但是又從他們的排練期開始追蹤,同時不斷loop平助篇以前的公演。
必須說我通常會格外喜歡自己有看著他們一路成長的人,所以理論上來說我應該會比較喜歡有同步追蹤生活的荒牧才對(但無論是大介跟荒牧都是我從網舞就都有追蹤過的),我也一度覺得自己比較常提荒牧,應該喜歡荒牧多一點吧大介多不常發動態真的讓我很缺糧
然而大介是讓我入坑的罪魁禍首,我又如此迷戀他的總司篇,簡直走火入魔地喜歡總司篇。
偶然和友人開玩笑說我不知道我比較喜歡誰的時候,友人非常乾脆的說你比較喜歡大介吧。
啊、原來從別人的眼裡來看是這樣嗎。
之後又花了點時間思考,不過這個答案我一直沒有把握,從自己的外在表現來看的確儼然是個荒牧擔,可是如果要選我又直覺把大介放第一位。
直到當我上飛機的時候想著前一天熬夜寫出來的信,寫了兩次可以在舞台上看到他覺得很幸福,當時完全是用日本腦寫出來的,翻成中文後我又重新理解了一下自己全篇寫了什麼。
啊、原來是這樣啊。
我只要看到他在舞台上就好了。
就算一直沒有回頭去看過去其他作品、沒有挖出每一本雜誌、不會刷レポ。
只要看著他在舞台上就好了。
眼淚莫名其妙地一直流下來擦都擦不完,原來我這麼喜歡他,那刻才有這個實感。

今年開始一直糾結於沖田總司與死這兩件事情上,可是大介卻是反過來會讓我想著生。
擔心他沒有好好吃飯、怕沒有人照顧他、覺得他瘦的要倒下了、都沒有消息該不會要退出吧各式各樣的擔心都有。
知道他只是家裡蹲打Game現在可能多了畫畫,還是各種擔心不間斷
在舞台上的時候最能感受到生,創造角色的生,在舞台上把排練的辛苦呈現出來的生,跟他外表所看不出來的生命力。
跟這陣子看了些雜誌或是訪談,有些部份覺得很能感同身受,也漸漸覺得家裡蹲或是不太跟朋友出去好像跟我有什麼異曲同工之妙所以愈來愈不會苛責他這件事情。

踏入劇場坐下的時候比起近いヤバイ我只覺得怖い本当にセンターだ。
大介的英國第一次走到中間的時候全身起雞皮疙瘩,明明五月也是同一個劇場看大介可是這一次真的怖い,第一排的確很近可是舞台有高度視線感不一樣,英國也是坐下來才能跟第一排妹子搭話,大約是我後兩排才會高度剛好,不過我的位置已經足以覺得對到眼了。
或許是自我滿足覺得他能看到我,大部分的時間就這樣自以為和他對視。
這一切實在太震撼,我反而很冷靜。
冷靜到開始看他身上的衣服,假髮打太薄會隱隱約約看到黑髮,腰帶看起來已經扣到最裡面但還是略寬鬆,上衣有時候會擋住口袋他手要翻一下才能伸進去,一直拉右手的手套,後半段一直看著他的手套看到我都覺得是不是手套脫線了為什麼這麼在意,喜歡他唱歌有時候會歪頭或閉上眼睛,走位的時候表情轉換,如果是跑到後面站著有時候的表情看起來會有點恍神,謝幕的時候明明大家都在笑龍虎跟山沖,他一個人一直往右下方看,還會閉上眼睛看起來很累,大概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情。
回程的飛機上再一次意識到真的來見大介、然後又哭了。

說了這麼多我也還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描述這樣的心情比純粹的喜歡一個人還要困難,甚至不知道要不要用喜歡或愛來定義,覺得好像又有什麼地方不太對。
一封自我滿足的粉絲信大概能傳遞到的東西相當微不足道吧,自己都不能很好的說明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日文很難、中文也很難,表達更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左サイドMenu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栗子

Author:栗子
胡言亂語+廚紀錄
近日是戀聲癖mode

加栗子為好友♪

CBOX

Hit

最新記事

検索フォーム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